宇晶机器收入严重依赖蓝思科技或存在隐秘的关联关系?

时间:2018-09-17 17:40:12

  北京时间09月13日消息,中国触摸屏网讯,对大客户依赖日盛 宇晶机器IPO恐不容易

tags:
网站地址:

发布者资料: baihua


  北京时间09月13日消息,中国触摸屏网讯,对大客户依赖日盛 宇晶机器IPO恐不容易。湖南宇晶机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宇晶机器”)是一家主要从事精密数控机床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拟上市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多线切割机和研磨抛光机,该公司现在的第一大客户是上市公司蓝思科技。

  与其它IPO公司在上市之前想方设法减少对第一大客户的依赖不同,宇晶机器报告期内对蓝思科技的销售占比越来越高,2017年已经接近50%的红线,而且宇晶机器的用水量与废水排放量有些异常,与主要供应商或存在隐秘的关联关系。

  据招股书披露,宇晶机器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25亿元、1.58亿元、3.53亿元,2016年营收同比增长26.40%,2017年增幅更是达到了123.42%,可谓业绩喜人。而其中公司的第一大客户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蓝思科技,证券代码:300433),主要内向宇晶科技采购研磨抛光机及其配件,报告期内公司向蓝思科技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318.76万元、5,213.46万元、1.65亿元,分别占各期公司营业收入的42.47%、32.93%、46.76%,占比越来越高,已经接近50%的占比红线年对蓝思科技的销售额相比2016年增长了1.13亿元,增速217.30%,远超当年营业收入的增速,可见2017年公司对蓝思科技的销售额是公司收入增长最主要的“推进器”。

  据招股书披露,宇晶机器2015年至2017年的预收账款分别为1,165.66万元、1,581.00万元、1.02亿元,报告期内公司的预收账款明显增长,尤其在2017年,预收账款呈井喷式增长,同比2016年增长了547.89%,那么2017年如此巨额的预收账款来源于哪些客户呢?我们发现公司在招股书中并没有详细披露当年的预收账款明细,仅仅详细披露了2018年第一季度的明细。由于2018年第一季度公司的预收账款金额为8,125.93万元,与2017年底1.02亿元相差不大,且两个报告期末的时间跨度不长,因此在误差允许的范围内我们可以近似地认为2018年第一季度末的预收账款明细与2017年末相差不大。据披露,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公司预收账款前三大客户分别为蓝思科技、蓝思科技长沙有限公司、蓝思科技东莞有限公司,预收账款金额分别为3,100.39万元、2,942.47万元、1,649.60万元,占总预收账款比例分别为38.15%、36.21%、20.30%,而据披露,蓝思科技长沙有限公司与蓝思科技东莞有限公司都为蓝思科技的子公司,因此若合并统一口径,2018年第一季度末公司预收账款中来自蓝思科技的预收账款金额为7,692.46万元,占预收账款的94.66%。可见,2018年第一季度末公司预付账款基本都是来源于蓝思科技的垫资,由此可以近似认为2017年末1.02亿元的预收账款也基本来源于蓝思科技。真是很给力!

  令我们感到奇怪的是,为何2015年与2016年宇晶机器对蓝思科技的销售收入都是小于当期该客户的应收账款的,怎么一到了2017年,宇晶机器准备申报IPO了,蓝思科技就不仅货款支付迅速了,还先预付了大笔货款了?

  我们发现宇晶机器2016年用水量出现了明显的异常,2016年用水金额相比于2015年出现了骤减,而招股书中虽对此异常做出了相关解释,但理由明显站不住脚,涉嫌虚假陈述。

  据招股书披露,宇晶机器报告期内用水金额分别为7.94万元、3.90万元、6.81万元,具体的各年度用水单价招股书中并没有详细披露,但招股书中指出“报告期内,公司所消耗的水费单价波动较小”,因此我们假设报告期内水费单价保持不变,则用水量2016年相比2015年下降了大约51%,减半有多。对此招股书解释:“发行人的机器设备生产过程中对水的消耗较低,且用水量与发行人生产情况不存在直接关系,公司生产过程中耗水较少,2015年和2017年水费较高,主要系当年公司在建的工程耗水较多所致。”

  宇晶机器报告期内产量分别为599台、1,454台、3,485台,报告期内是逐年上涨的,尤其2016年产量是2015年产量的2.43倍。招股书中“用水量与生产情况没有直接联系”,我们就权当是真。抛开产量不说,依据招股书解释:“2015年和2017年水费较高,主要系当年公司在建的工程耗水较多所致。”那么是否如招股书解释的那样公司2015年、2017年的在建工程很多,而2016年很少呢?

  我们发现好像并不是这样。从招股书披露的在建工程明细来看,宇晶机器2015年并没有新增任何在建工程项目,新增在建工程为0元,而相反2016年倒是新增了不少在建工程项目,包括“长沙晟华苑2栋1801室”、“长沙晟华苑3栋707室”、“长沙麓谷钰园工业厂房”三个在建工程,新增在建工程合计1,513.13万元,与招股书前面解释的“2015年水费较多是由于当年在建工程耗水较多”的理由明显冲突,或涉嫌虚假陈述。

  此外,宇晶机器除了报告期内用水量异常之外,公司的废水排放量也着实低得令人诧异。据招股书披露,公司排放的主要污染物为废水、废气、噪音以及一般固废,而废水的排放量在报告期内分别为4.231Kg、4.104Kg、5.545Kg,一家大型生产企业每年的废水排放量仅有区区几公斤,也就是几个可乐瓶子就能装下,到底是由于公司的污水处理系统太厉害了,还是招股书的信息包装太厉害了?还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核实。

  根据招股书披露与主要供应商相关的历史数据,我们发现宇晶科技与诸多主要供应商都存在“娃娃亲”的现象,也就是供应商刚成立便马上进行合作,似乎存在有隐秘关联关系的可能。

  2000年8月4日,长沙惠凯工控电器有限公司(简称“长沙惠凯”)在湖南省注册成立,该公司由自然人林峰全资控股,其主要业务为“电线电缆、仪器仪表、电器元件的加工与销售”,从产业链关系来看,位于宇晶机器的行业上游。根据招股书披露,公司2000年便已经与长沙惠凯开展合作,也就是在长沙惠凯刚刚成立后不久,公司向其采购电器类元件,报告期内长沙惠凯始终为公司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323.47万元、1,397.11万元、4,832.74万元,占当期采购金额的6.66%、15.81%、17.12%,报告期内采购金额与占比都在明显的增长。

  除了没成立几个月便成为宇晶机器供应商、并且日后逐步发展成为公司第一大供应商的长沙惠凯以外,还有四家在报告期内名列公司前五大供应商的企业,也存在与长沙惠凯类似的“成立就合作”的情况。其中湖南德雄机械制造有限公司2017年3月刚刚成立,股东为杨立雄与夏正端两位自然人,2018年第一季度便成为了公司的第五大供应商,向公司提供焊接件加工服务,交易金额258.54万元,占2018年采购额的3.49%;益阳顺利机械铸造厂成立于2013年7月,主营业务为“金属铸造;机械制造、销售;钢材销售”,股东为孙重阳全资持股,宇晶科技2013年与其合作至今,向其采购铸件加工服务,2017年为公司第四大供应商,采购金额833.53万元,占当年采购金额的2.95%;

  另外两家公司为长沙市聚友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简称“长沙聚友”)与湖南杰牌传动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湖南杰牌”),都成立于2012年,并于当年成为宇晶机器的供应商,这两家企业都为自然人持股,前者主营业务为“钢铁、金属材料、有色矿产品、机电产品等”,后者为“传动设备、减速机、电动机、工程机械、机电设备等”,报告期内,长沙聚友为公司2016年的第五大客户,采购金额为268.94万元,占比3.04%,而湖南杰牌始终为公司的前五大客户,2015年为第四大客户,2016年与2017年上升到第三大客户,报告期内采购额分别为159.04万元、439.18万元、1,483.61万元,占各期总采购额比分别为3.27%、4.97%、5.26%。

  一般来说,一家制造业企业注册设立之后,还需要几个月时间采购设备、招聘人员、发展技术、稳定工艺,从企业设立到正常向下游厂商供货,通常至少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宇晶机器却如此“爽快”地选择这些当地新设的企业作为自己的采购供应商,甚至短期内有些供应商便成为了公司的主要供应商,是否有点特殊原因呢?这恐怕也需要进一步的解释了。


最新评论

( 查看所有评论 )


声明

  • 本站提供网站模板镜像备份文件下载,本站不拥有模板的所有权。希望用户本着学习的态度使用,对于侵权行为,自行承担责任。